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网>书库>轻小说の>八男?别闹了!> 第十九卷 第六话 魔族新闻记者露米?伽琪丝

第十九卷 第六话 魔族新闻记者露米?伽琪丝

  「魔族社会里存在名为新闻的情报传达手段,很多舆论都是以那个为基础形成的。由于政治家要通过选举来选出,所以他们都对可以成为自身评判基准的新闻报道十分敏感。毕竟万一与新闻社为敌遭到对方批判的话,搞不好就会失去民众的支持在下次选举中落选」

  「哎呀———,鲍麦斯特伯爵先生好博识吶」

  「也有媒体人认为这个行业已经成为了一股新的政治势力」

  「鲍麦斯特伯爵先生,您真的了解的很详细呢」

  明明只是随口扯了几句,露米却对我十分佩服的样子。

  原本还以为只是有可能,但看来魔族的媒体界也存在腐败分子。

  「我只是觉得既然权力时间一久便会产生腐败,那媒体业也没理由可以例外幸免罢了」

  「好严厉的意见呢。鲍麦斯特伯爵先生,你真的对魔族之国的内情十分了解啊……」

  自称是《EVERY DAY JOURNAL》的新人记者,名为露米•伽琪丝的魔族女性突然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她是来自以魔族之国第一发行量为傲的新闻社的新人记者。

  「明明还是新人,却能成为外交团的随行人员吗」

  「因为团长蕾米女士一直在鼓励女性走上社会啊。所以她自己挑选随行人员是也会注意女性比例。嘛,反正我实际能做的事并不多啦」

  「是叫对交涉进行取材什么的来著?没有做吗?」

  「你是露易丝小姐吧?那些都只是场面话罢了,像我这样初出茅庐的年轻女记者如果强出头的话,过后那些年长的男记者会很啰嗦的」

  「蕾米女士对此不会有意见吗?」

  「那个人啊,其实性格相当敷衍呢。和自己同行的记者团中也有女性——因为光是这样就能作为宣传,所以其他再发生什么她都不会多管。其实我也很烦恼,该把这种做法视为男女同权运动向前迈进了一步,还是仅仅走了个形式过场呢」

  由于还有其他好几名老手男性记者,露米似乎陷入了交涉报道方面的工作无事可做的状态。

  即便作为宣传点被带了过来,重要的交涉相关采访果然不可能交给不仅是新人还是女性的她吗。

  「那种磨磨蹭蹭的交涉,就算写成了报道会有人看吗?」

  「加上『磨蹭到这种地步,民权党的政治家果然没用!』或是『不愧是民权党,交涉进行的非常谨慎』之类的标题,就不管怎样内容的报道都有人看哟。至于要怎么解读就是读者自己的事了」

  「好事不关己的说法……」

  布兰塔克先生似乎对露米的发言十分无语。

  「原本是《EVERY DAY JOURNAL》所属的记者,现在成了民权党政治家的家伙不少呢。当然国权党里也有那种人啦。我们社现在的政治部长就是当上民权党政客的前记者的部下,每次出现针对民权党的激烈批判时,他总会吵著要我们用更温和的表现方式写报道呢」

  「真没操守吶」

  这都是协商后的结果,是上头的意思,是约定俗成的规矩,是成年人的应对方式……虽然不清楚这么形容是否合适,但我也认为如果立场改变的话表达的方式也会发生各种变化。

  「通往真正新闻报道的道路真遥远啊」

  王国和帝国也会向民众散发号外,就是那种每周一次或每月一次发行的类似老式瓦版的东西。

  (译注,瓦版是日本江户时代发行的一种传播时事新闻的传单,因最早以特殊瓦片的拓片的方法印制而得名。是日本报纸的原型和起源)

  虽然平民们主要是以此来获取外界情报,但那种传播手段也可以拿来对贵族领地和领主进行批判。

  过去,布雷希洛德边境伯就曾把我滞留王都期间的情报和发生的趣事印成传单,配发给鲍麦斯特骑士爵领的领民。

  科特会暴走失控的理由之一就是这个。也就是说,利用报道操控政治的手法其实无论贵族还是政治家都差不多。

  「那么,我们有什么可以拿去写成报道吗?」

  「你是埃莉丝小姐吧?那当然是有很多啦!啊啊,现在姑且也算是在进行独家采访,报道刊登前会先给各位审查一下的。毕竟我们这边有些家伙对个人隐私问题可是很啰嗦的啊」

  总之,由于交涉还要继续进行下去,我决定一边在迪拉哈雷斯群岛边缘地带的小岛上度假一边接受露米的采访。

  「鲍麦斯特伯爵先生,你还有其他工作要处理?」

  「算是吧」

  因为交涉是那种样子,我会以每三天一次的频率用『瞬间移动』返回鲍麦斯特伯爵领做土木工程。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情况的话当天的日程要安排为工作时间只到正午为止,这是我向罗德里希提出的条件。

  还有就是每周一次的返回萨利乌斯港,为租给渔夫们的船只上的魔导动力引擎补充魔力。

  至于管理渔夫们、把捕捞成果卖给驻军和市场等工作,我全推给了留在萨利乌斯的士兵和家臣。

  「其他时间,就在这座岛上度假吗?」

  「这姑且也算是在待机哦」

  「了解!」

  尤巴夏尔外务卿他们似乎已经不想再依赖我,所以我现在做什么他们基本都是无视的。

  一个外行人突然站出来对自己的专业指手画脚,外务卿会不给好脸色也是人之常情吧。

  于是,多出来的时间我就自由运用了。

  我原本也不是因为想来才来这里的,勤奋到连他人的工作也抢来做的念头我更是完全没有。

  「换尿布吗,还是所有孩子一起换!」

  这天早上,艾茉莉姐为了给弗里德里希他们换尿布一个人忙个不停。

  除了少数例外,女仆们都留在了萨利乌斯。

  因为这个缘故,艾茉莉姐变得很忙碌。

  虽然多米尼克、蕾娅、安娜也在,但她们主要负责准备餐点。

  「啊,我也来帮忙」

  「威尔君,在这边的话你要帮忙也没关系,但回到鲍麦斯特伯爵领后就绝对不行了哟」

  「知道了啦」

  虽然最开始给小婴儿换尿布时我苦战了一番,但做够一定次数后就变得比较顺手了。

  不过,也还远远算不上熟练。

  「嘿诶,鲍麦斯特伯爵先生你也会帮孩子换尿布吗?」

  「虽然平时不会,但现在是特殊时期」

  平常不做是因为我姑且有伯爵的身份立场,再说家主抢走女仆和育婴人员的工作也会引发问题。

  但如果像现在这样周围几乎只有家人的场合,我帮忙换尿布就完全没问题了。

  「贵族也很辛苦呢」

  「我也来帮忙」

  「卡特莉娜,魔法的训练结束了吗?」

  「诶诶。虽然无法像威德林先生一样继续增加魔力量,但想要提高魔法精度的话还要很多课题要攻克呀」

  继卡特莉娜之后,同样外出训练的埃莉丝她们也都回来了,大家各自为自己的孩子换完尿布后就开始哺乳。

  「虽然我听说过生了孩子后胸部就会变大……。没想到连卡琪娅也多少变大了些呢」

  「喂,露易丝!你的视线让人很不舒服啊!还有,俺原本就不是特别平胸!」

  哺乳期间,露易丝开始就自己的胸围抱怨起来。

  因为并没有导致母乳不足,所以我个人觉得她的平胸算不上什么问题……。

  「吶,记者小姐。魔族的女性生了孩子后胸部也会变大吗?」

  「这个嘛……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吧?我没生过孩子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露米小姐,你打算只为工作而活吗?」

  过去生活完全被冒险者的工作占据,直到三十岁才终于做了母亲的丽莎向露米这么问道。

  「可以的话我也想结婚啊,但这份工作的作息时间太不规律了又没有对象,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我都会独身吧。话说,小婴儿一下凑齐九个吗,这场面还真惊人」

  因为遥也有自己的孩子要照顾,现在房间里共有九个小婴儿。

  按露米的说法,在魔族之国只有去大医院的产房才能一次见到这么多婴儿。

  「对了,魔族好像正在面临少子高龄化问题来著?」

  「这份情报,是我的同胞提供的吧」

  * * *

  露米似乎早就察觉到恩斯特和莫尔他们的存在了。

  『老师,您在这里做什么?』

  但最初见到恩斯特时,露米似乎还是很吃惊。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上——,她露出大致就是这种感觉的表情。

  『嗯?这不是吾辈以前的学生吗。吾辈的话,正在进行真正的考古研究』

  『老师还是老样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呢』

  『吾辈的学生,居然没有一个从事考古学……。可悲可叹也该有个限度吧』

  『老师,考古学又不能当饭吃』

  露米也给出了和莫尔他们一样的回应。

  『如果你这个前学生能成为文化部门的记者,吾辈就能夸奖你一下了』

  『文化部门在我们社的待遇超差哦。所以要进的话果然还是明星部门的政治部』

  露米最开始时宣称新闻不是只有政治的一面,然而她的所属部门却似乎正是政治部。

  『真让人不甘心吶』

  露米和莫尔三人毕业自同一所大学,是高他们两届的学姐。

  另外,她也曾是恩斯特的学生。

  不过在恩斯特眼中,露米是个不肖的徒弟。

  『老师您还活著真的让我很吃惊。很多人结合以前访谈中得到的情报,都认为您已经在探索『阿迪莫戈大森林』的未知遗迹时被魔物吃掉死亡了』

  要我说的话,拥有恩斯特这种级别魔力的人物,不可能轻易变成魔物的口中餐吧……。

  『这家伙的话,就算特意杀也杀不死!』

  导师似乎也有同样想法,不过杀也杀不死这件事上,我觉得他实在没资格说别人。

  『吾辈是文科系的,不擅长战斗吶』

  『胡扯什么!』

  恩斯特和导师的相性果然不好。

  『话说回来,媒体也真喜欢胡说八道。吾辈明明只是为寻求新的未知遗迹前往了琳盖亚大陆而已。自称第四势力的新闻业看来已经被权力腐败吞噬了吶』

  『老师,您还是老样子那么毒舌呢。另外就是……没用的学弟们也在啊』

  露米的视线转向莫尔这些熟面孔。

  话说,这世间看来真的很小。

  『学姐,你不要自己找到工作了嘴巴就这么毒』

  『没错没错』

  『我们几个,现在可是过的很充实呢』

  『成为青年军属人员后又做了逃兵,最终和下落不明的恩斯特老师一起跟在鲍麦斯特伯爵先生身边吗?现实比小说更离奇呢』

  露米似乎对学弟被定性为逃兵也无话可说的行为很无语。

  『我们,会因为开小差被判死刑吗?』

  『既然如此,我申请政治流亡』

  『既然回去就会被判死刑,这个方法确实不错』

  『死刑?怎么可能啊。虽然学弟你们的做法确实很没常识吧』

  青年军属人员们总是引发问题又派不上用处,防卫队高层据说已经放弃了解决这个难题,而是选择接受现实。

  不过说是总引发问题,其实大多也只是不好好工作,动不动就要求改善待遇程度的东西。

  在这样的背景下,莫尔三人仅仅因为想去钓鱼这样的理由就跑出了岛外,这已经足够把防卫队高层们吓到胆寒了吧。

  『按照很久的法规,防卫队等同于军队,开小差的逃兵会被判死刑』

  然而,实际上莫尔三人不可能被判死刑。

  『因为青年军属人员本质上,只是防卫队临时雇佣的短期劳工』

  由于不是正规军人,即便临阵脱逃也不会被判死刑。

  如果硬要扩大法律条文的涵盖范围处罚他们,又会产生其他问题。

  『在很多人心中,防卫队早就已经不算军队了』

  魔族中也存在和平反战团体,他们认为眼下这种没有战争的状态是最好的。

  部分魔族更认定防卫队只是负责维持治安和灾难救助的组织而已,这次派遣他们出国作战属于让人无法忍受的做法。

  『在那群人眼中,对临阵脱逃的军属人员进行处罚是等同于复活旧式军队的可怕行为,他们很有可能以此为由发起抗议游行』

  到时,主张缩减防卫队规模的团体,人权团体之类的家伙也会参与进来让事情越闹越大,现今的政府可处理不了那种局面。

  因为这些生事的团体都是民权党的选票来源。

  『全都是出于政治上的理由吗……』

  『嘛,也就是那个啦,魔族也有很多魔族的烦恼』

  虽然对政权刚成立就马上遭遇重大事件的民权党抱有同情的人也很多,但政客如果拿不出结果就一切毫无意义。

  所以当前的政府也很懊恼——,露米这么为我们解释道。

  『在这种大背景下,我对鲍麦斯特伯爵先生的采访正好可以提供新视点哦。至于老师你们,我会当做没看到』

  露米向我们保证,即便采访还要继续下去也不会把恩斯特和莫尔三人的情况写进报道。

  『如果不经大脑写出那种报道的话,会有人吵吵著「魔族当中出了叛徒!」或是「这些卖国贼!」什么的很啰嗦的』

  总之,恩斯特就这样又一次和以前的学生再会了。

  * * *

  「威尔君,大家都已经睡著了哟」

  「那么,休息一下好了」

  「对呢。我来沏茶」

  吃饱了母乳,尿布也都换成乾净的新品后,弗里德里希他们香甜的睡著了。

  小婴儿的工作就是睡觉,所以这样便好。

  艾茉莉姐给所有人沏了玛黛茶后,我们一边休息一边继续和露米闲聊。

  「魔族现在已经很少有小孩子出生了呢,人类真让人羡慕」

  「羡慕?」

  「伊娜小姐,我也想正常的结婚生小孩啊」

  魔族的寿命接近人类的三倍,每个成员基本都会度过二百五十年到三百年左右的人生。

  但也因为寿命很长,他们对生小孩不是很积极,最终导致魔族为少子高龄化问题而苦恼。

  露米也说她还是单身。

  「不过魔族的青年期很漫长,年龄不超过五十岁就没法结婚」

  到二十岁左右为止,魔族的成长速度和人类差不多。

  然而,他们即便二十岁成人后也往往找不到工作,只能继续去过长到可怕的学生时代。

  「直到二百岁左右为止,魔族都是相当于人类二十五岁前的模样」

  在剩下的五十到一百年间,相貌才会慢慢变老。

  也就是说,那个叫蕾米的魔族大婶,真实年龄已经超过二百岁了吗……。

  「五十岁结婚的话,就能生两到三个孩子」

  但大部分魔族因为社会上推崇晚婚的缘故会拖到一百五十岁以后才结婚,这样的他们养育一个孩子就是极限了。

  结果,魔族变成了出生率不足两成,人口大幅减少的少子高龄化社会。

  「政府虽然制定了不少对策,但年轻人大多没有工作,无职结婚又很辛苦」

  说完这句话,露米把视线转向三个没工作的学弟。

  「学姐你的毒舌也不输给老师呢,所以在校期间才一直没有男朋友啊」

  「我至少在上学期间有过女朋友……」

  「学姐明明相貌也好身材也好都不差,可就是总让人觉得缺了点什么。现在见过埃莉丝小姐们后我终于确信了,学姐你身上缺少的东西就是温柔嘛!」

  「唔唔唔……真是让人火大的学弟……」

  被学弟们暴露学生时代没有恋人的露米,一脸怨恨的盯著三人。

  「但我是很宽容的,如果有人愿意当个家庭主夫的话,我就允许他娶了我吧」

  「我们?娶学姐你吗?」

  「对不起,不可能」

  「虽然我觉得学姐你以朋友来说是个好人……」

  「我被这三个没工作又独身的学弟甩了!」

  被莫尔他们毫无解释余地的甩了后,露米一下陷入消沉。

  看起来,这三个家伙对结婚还没饥渴到只要是女性就谁都可以的地步。

  「无所谓了!我就把一生都献给工作好了!」

  不过,露米骨子里似乎是个十分积极的人,她马上就振作起来再次开始采访。

  照顾孩子们的工作结束后,接下来是早餐时间。

  「先盛一碗白饭,然后向上面浇入酱油和味醂,放上用砂糖腌渍过的生鱼片,撒些芝麻、放几片鸭儿芹作为装饰,最后再浇上热汤……」

  由于现在有魔族之国的空中舰队巡视,迪拉哈雷斯群岛变成了没有渔夫敢来的鲜鱼宝库。

  我们天天把自己趁机钓来的,以及无法出海时委托带来的渔夫们钓到的成果直接做成美味的料理享用。

  因为机会难得,这些料理中大部分是鲜鱼料理。

  之所以大多为日系菜色,是因为我从瑞穗公爵领进口了很多配料食材的缘故。

  「啊———,早上喝酒最棒」

  「布兰塔克先生,你别喝太多了」

  「一杯而已啦」

  布兰塔克先生总是以各种鱼乾为下酒菜,大清早就喝上一杯。

  艾尔一边警告他不要贪杯一边吃起自己那份早饭,餐桌上除了烤鱼外,也有好几道煮菜。

  「新鲜的鱼真好吃」

  「对吧?所以尽管吃吧」

  「不是,像导师一样吃那么多碗还是不可能的……」

  看到导师吃完的茶泡饭饭碗小山,卡琪娅似乎被吓到了。

  「再来一碗」

  「维尔玛还是老样子!」

  不过,维尔玛留下的碗山比导师还高。

  「各位不吃那类料理吗?就是鲍麦斯特伯爵家家传菜色什么的」

  「诶?你想吃那个?」

  露米似乎认为每个贵族家都有代代相传的家族特色料理,而我们平时都是吃那个的。

  我觉得应该没有人会想喝那个几乎没有味道的汤才对。无论怎么看都是中流家庭出身的露米,吃得应该比过去的我家好。

  她多半误以为我是非常上流的家门出身了。

  还有,就是没发觉即便同为贵族,每个家门的情况也各不相同吧。

  「我确实有兴趣」

  「你这人还真怪……。不过现在没有材料所以没法做给你吃」

  要加入那个汤的野菜和碎肉渣,以及硬邦邦的黑面包,都是属于我现在反而不容易弄到的材料。

  我家人的舌头已经被各种美食养的很挑剔,现在就连我父母也不愿意喝那个汤了。

  『真难吃。真亏我过去能连续吃了好几十年这个』

  『亲爱的,再怎么说你现在都没必要勉强自己吃这个了吧……』

  听保罗哥哥说,不久前父亲曾出于玩心让母亲做了过去家里常吃的料理给自己,但入口后马上开始抱怨那些食物只有淡淡的咸味难吃的要死。

  「看来和资料上记载的不一样啊?明明上面写著很久以前的魔族贵族是那个样子的」

  虽然王国的贵族招待客人时是会拿出各种家传经典料理,但平时用餐时就不会执著于特定的菜色了。

  不过,也有很多贵族家像我老家过去那样平日里能获得的食材种类很有限,不得不天天吃几乎一样的饭菜。

  「以前鲍麦斯特家的饭菜是这种感觉哦,而且还几乎每天都一样……」

  我把其中的理由解释清楚后,露米也露出了『不想吃』的表情。

  「鲍麦斯特伯爵先生是从极其贫寒的家门出人头地的吗?这个可以写成报道呢」

  露米十分开心的在笔记本上写个不停。

  「这种内容,魔族的普通大众会想看吗?」

  「那肯定会想看的啊」

  魔族之国似乎也有描写某人经历过贫困的幼年期后年纪轻轻就成立商社获得了成功,或是当上政治家功成名就的书籍,而且这类书籍大多属于畅销书。

  被说成能和那么厉害的人物比肩,让我感觉怪怪的。

  「魔族也好人类也罢,都会对这类故事抱有憧憬吧」

  「说的也是」

  确实,人类也总对成功者抱有憧憬和强烈的好奇心。

  「哎呀,感觉能写出一篇相当不错的报道了。说起来,人类很喜欢吃鱼呢」

  「魔族不吃鱼吗?」

  「吃是会吃,但量很少」

  魔族食用的鱼似乎大多为养殖鱼,此外,还有极少数的地方渔夫会把自己出于兴趣钓到的鱼分给其他人吃。

  然后,那些极少数的渔夫好像时不时就会受到动物爱护团体的纠缠,甚至闹到上新闻报道的地步。

  「捕鱼是破坏自然环境的行为,被杀的天然鱼太可怜了——那些团体还说过这类话呢」

  「我觉得就算是养殖鱼,也要杀掉后才能吃吧……」

  「埃尔文先生,这种时候要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过去才符合规矩哦」

  「无法理解……」

  过度捕捞生存在自然界的鱼会破坏生态系统,但如果是养殖鱼的话就没关系了,那些人大概是这么认为的吧。

  但似乎也是因为存在这种观点,导致即便是住在沿海地区的魔族也不怎么吃鱼。

  「内陆地区的魔族,更是完全以肉和谷物为主食」

  大型农场和大型牧场廉价产出的原材料,会交给大型食品加工企业加工贩卖。

  只是,为了维持薄利多销状态商品的种类并不多,想吃稀奇食物的话就只能去高级餐饮店。此外,魔族也很少自己购买食材拿回家烹制。

  「魔族当中,有很多人吃的东西几乎每天都一样」

  因为全是一样的东西所以能廉价的量产,结果导致原材料出现了大量剩余吗。

  这样的社会确实不太可能因饥荒引发革命,但相对的也缺少了很多乐趣吧。

  「食物的话,人类这边要美味的多」

  「老师,您过去完全就是个味痴吧。不仅整天缩在研究室里不出来,吃饭也总是啃几口面包就算」

  按露米的说法,恩斯特一旦沉迷于研究,除了发掘外几乎不会走出房门。

  仔细想想,他现在的生活模式也还是这样。

  「过去吾辈对进食这种行为完全没有兴趣。但现在有机会品尝到各种各样的食物,所以连吾辈也十分满足」

  这么说起来,恩斯特确实每次都会把我们端给他的饭菜吃的乾乾净净来著。

  最初我还以为他对吃东西不感兴趣,看来实际上他也有在享受美食的乐趣。

  「话说,这些日常生活的记录能写成报道吗?」

  「没问题哦。不过,鲍麦斯特伯爵先生看上去从一开始就理解了我的手法」

  艾尔心中的采访取材,估计是那种『我和露米聊各种死板的政治话题,同时把谈话过程记录下来写成报道』的印象吧。

  毕竟最开始进行说明时,露米作为实物材料给他看的报纸内容就是这种感觉。

  「报纸,可不是只有政治版面哦!」

  接下来,这天的傍晚。

  露米拿了写好的报道原稿给我们看。

  「标题是……,『两国的交涉迟迟没有进展!就在此时突然加入交涉的王国年轻贵族鲍麦斯特伯爵,是个完全颠覆了我们对贵族传统印象的人物』?」

  接下来的内容里,充满了我作为领主会尽心竭力的开发领地,有空时会帮忙照顾孩子们,偶尔会和妻子们一起出海享受钓鱼的乐趣,还会亲手解刨钓到的鱼并拿去做成料理等描述。

  「完全就是威尔的日常记录嘛,这种文章发表出来能派上什么用处?」

  「埃尔文先生,这次交涉中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交涉双方对彼此都不了解,从而产生了一部分偏见」

  魔族认定人类是只能在古板的封建社会中生存的野蛮之辈,人类则对此表示了强烈的抗议。

  如果不设法化解这个僵局,交涉就不可能有任何进展,以上便是露米的观点。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像蕾米团长那样眼高于顶的女政客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所以,通过对鲍麦斯特伯爵先生的描述,告诉所有人人类和魔族其实没多大区别是很重要的」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篇报道吗?」

  露米之所以会写出这样的报道,目的似乎是为了促进人类与魔族交流。

  明明只是个新人记者,目标却定的很远大。

  「毕竟如果发生战争的话,我可受不了的啊」

  「有那种危险吗?」

  「有哦」

  首先,目前看不到任何让交涉顺利完结的突破口。

  而由于交涉迟迟没有进展,『不如乾脆用战争做个了结』之类的意见已经开始出现了。

  「虽然为数不多,但提出那类论点的家伙们都拥有不低的影响力」

  「而且那些家伙背后,还存在对他们煽风点火的黑幕吧?」

  「正确答案,鲍麦斯特伯爵先生」

  这不是战争,而是打倒依靠古旧的封建制度压榨民众的贵族和王族,再由我等教导大陆上的人类们民主主义优越之处的解放事业——,魔族之国似乎已经出了现宣扬这种论调的家伙。

  「不是……,民主主义这东西……」

  现在的大陆,肯定无法实行那种制度的吧。

  只是让大部分民众的文化水平提升到勉强识字级别的话确实有可能,但推行民主主义我觉得就还太早。

  「感觉只会招来无用的混乱……」

  「对于这点,他们说只要先由自己坐上领导者的位置,再去指引愚蠢的人类就可以了」

  这算什么。

  打著推行民主主义的旗号,要建立的却是由少数魔族支配全人类的制度?

  「最近的政客很多都是靠世袭上位的呢,他们完全是仰仗亲人的门路才当上了公务员或去大企业就职。所以不少人的言行和贵族基本没两样」

  虽然不知道这是否就是原因所在,总之魔族之国的经济和市场正在逐渐失去活力。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有人想到了对大陆出兵。

  企业在寻求新的市场,政治家也在寻求新的可支配地。

  过去在地球上,称这种现象为殖民地型政治。

  「真让人无语」

  「不过,最关键的大众对这种做法并不看好」

  魔族的年轻一代确实有很多人没工作,但这并不意味著他们就为生计所困。

  除部分故意闹事者外,大多数民众对向大陆出兵一事的态度都很冷淡。

  「说到底,如果大家真有那份活力,国内就有很多未开发地供他们发挥呀」

  最近数百年里,无法继续维护的土地大多被魔族拋弃不管了。因为就算继续管理那些因为居民过疏化导致人口数变为零的土地,也只是浪费税金而已。

  「魔族,不要紧吗?」

  「我个人觉得暂时还不要紧」

  虽然有人以此为由生事,但他们对现状也束手无策,最终只能全交给大自然任由土地自生自灭么?

  持有这种看法的魔族似乎不少。

  而且那些闹事的人,说不定也仅限于涉足市场规模缩减的商人或实际收入变少的政客而已。

  「古代魔法文明崩溃时期,魔族的总人口只有十万左右。所以说不定现代的魔族人口多过头了,所以才会被大自然之力修正回正确的数量」

  「这样啊」

  魔族这个种族,也许正处于从全盛时期步入衰退期的入口。

  话说,他们现今的人口数是古代魔法文明时代的十倍吗。

  魔族果然不容小觑。

  「那么,我这篇报道没有任何问题吧?」

  「是没有」

  「太好了。整天对领民颐指气使还从他们身上收取重税,每天过著穷奢极欲的生活,领地内一旦出现漂亮的女性就马上掳来给自己享用什么的,我也不想写这样内容的报道啊」

  「那些行为,至少我从没做过」

  不过琳盖亚大陆很大,所以没法保证那样的贵族一个都不存在。

  还有,我的场合不如说再增加更多妻子这种事真心求放过。

  因为基本没什么问题,这篇以我为主题的报道就这么被刊登在了《EVERY DAY JOURNAL》上。

  「反响很不错哟」

  魔族议会中,提倡『技术力是我们占优势,即便人类攻打过来我国也能防御住。既然如此,把高附加值的商品拿去大陆贩卖不是很好吗。能赚大钱哦』之类论点的议员似乎正开始增多。

  但看过那篇报道后,似乎有不少人产生了『既然人类的支配者也是文明人,那还是和他们缔结条件比较好吧』的想法。

  在此之上,防卫队也向议会提交了内容大致为『现在的我等不具备维持支配大陆体制的力量。士兵、官僚、技术人员全加起来最多也只能出动五万人左右。凭这么点人数,是不可能对现有人口数量推测已达五千万,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的大陆进行支配的』的报告书。

  『不能再派出更多的人员了吗?』

  『不可能。我等还有维护本国治安的任务。说到底,就连刚才提出的数字,也必须先对防卫队进行扩充才能实现。而且想要彻底击败赫尔姆特王国,以及目前还未坐上谈判桌的阿卡特神圣帝国的话,我方必定会出现为数不低的牺牲者』

  『防卫队预测会出现怎样程度的牺牲?』

  『即便最乐观的估计,也会有二千到一万人左右』

  『至少会死二千人吗……』

  如果现在的魔族之国遭受这种级别的人员折损,过后必定会引发内阁集体辞职,民权党也注定会在下次选举中败北沦为在野党之类的动荡。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经历过战争的魔族,想必对同胞的死亡十分难以接受吧。

  『而且这还只是因战斗造成的伤亡数量。在此之上,如果还要维持对大陆的统治体制……』

  万一魔族的统治手段很残暴,人类很可能发起抵抗活动。

  既然正面战斗打不赢那改为发动恐怖袭击就好,而只有有魔族的组织和相关据点遭受袭击就一定会出现伤亡。

  『我们估计,十年之内因此殉职的人很可能超过三万』

  『我等不是占有技术优势,拥有比人类更多的魔力吗!』

  『确实如此,但全天无时无刻绷紧神经的提防恐怖袭击这种事是不可能办到的。因为和人类相比,我们的数量压倒性的少』

  吃的食物可能被下毒,睡觉中也可能遭暗杀。

  人类和魔族的外貌差别并不大,因此用美女将魔族引诱到僻静之处加以杀害之类的案件也可能不断增多。

  『那就让防卫队大幅增员!』

  『例如那些青年军属人员吗?』

  『没错!』

  『那些人的话,马上就会露出破绽被人类杀掉吧』

  防卫队的实力之所以强悍是因为长期接受严格的训练,但那些青年军属人员即便突然将他们升为正规军,最后也只是徒增伤亡数字罢了——防卫队的干部这样做了说明。

  『政府下达出兵命令的话,我等自会遵从执行。但万一因此产生伤亡,政府也必须承担起相应的责任。这点还请不要忘记』

  『唔唔唔……』

  在议会中进行过上述争论后,魔族政府便不再把出兵论整天挂在嘴边了。

  虽然好像还是会有一部分人闹个不停。

  「就是那群总在叫嚣建立魔•人共荣圈啦,魔•人共同体啦之类论调的家伙」

  政治思想这东西,似乎无论偏左还是偏右都会被拿来当作闹事的理由。

  「虽然这么说可能会惹恼鲍麦斯特伯爵先生,但和那群人相比,甚至连倡导大陆征服论者都更像样呢」

  「因为要去征服他人,所以他们姑且也有自己是在干坏事的自觉?」

  「就是这么回事」

  不如说,民权党中为数不少的,总在吵吵『为了教导人类民主主义的真谛,必须将王族贵族这些旧弊代表统统打倒!』之类言论的家伙才更危险。

  「因为他们都发自内心的认定自己是在做好事」

  然而,对这些现状我也无能为力。

  我无法参加交涉,只能留在会场当地待机,过著和平常几乎没区别的日子。

  虽说并没有忘记定期和陛下联络吧。

  「心怀焦虑的进行交涉,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泰蕾纱说的一点没错。

  虽然在我看来,两国的外交团都有是否真在工作的嫌疑,但陛下似乎还是打算把现在的局面交给他们处理。

  「说起来,现在还有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是被扣押的琳盖亚号,以及同时被捕的船员们吧?」

  「没错。对这件事,我国政府的真心话是希望能尽快将他们遣返回王国」

  「拘留他们那么费钱吗?」

  「因为如果传出魔族虐待拘留人类的风评会很麻烦呢。扣押本就会消耗经费,琳盖亚号又是特别巨大。然而以魔族的标准,那是艘已经无法拿来运用的旧船」

  遭拘留的琳盖亚号上的贵族、官员、船员们,很可能会被当做人质成为交涉时魔族手上的一张底牌,——这种观点似乎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

  实际上,魔族拘留船和船员们也要耗费金钱,琳盖亚号这样的旧型舰船在魔族之国又没有任何用途。

  因为麾下的船坞被长时间占据,防卫队似乎已经向议会提出了希望尽快将琳盖亚号返还给人类的要求,因此那艘船和以舰长为首的船员们说不定不久之后就能被释放了。

  「经费的问题吗……」

  「最近,我们国家的社保金额提升了不少导致财政很紧张呢。我们社也经常把政府浪费税金的行为写成报道抨击他们」

  怎么说呢,真的是好像在哪里听过的内容。

  我正这么想,魔导携带通信机突然发出来电提示音。

  马上接通后,打来的人居然是陛下。

  『鲍麦斯特伯爵,朕有件事想拜托你处理』

  陛下跳过寒暄环节,直接对我下达了命令。

  虽然嘴上说拜托,但因为无法拒绝所以实际上等同于命令。

  「好的,请问是什么事呢?」

  『其实,朕希望你去探望一下被扣押的琳盖亚号船员们』

  「我吗?」

  『从言行的细微之处可以看出,魔族们都以自己是进步的文明人为傲吧。那么他们应该不会突然出手把鲍麦斯特伯爵你也扣押起来才对。因此,朕希望你去一趟魔族之国』

  「哈啊……」

  因为对魔族之国有兴趣所以接下这任务是没关系,但我还是担心魔族会不会突然失控暴走攻击我。

  「鲍麦斯特伯爵先生,魔族都有自己是高度文明国家国民的自负哦!过去那种魔族早就不存在了,正式外交特使访问期间的安全我们能保证啦!」

  露米似乎也有作为魔族的自尊,她全力否定了我的担忧。

  的确,连王国也只在很久以前杀害过帝国的使者,而且还仅限战乱时期。

  既然如此,已经超过一万年没有经历过战争的魔族就更不可能做出那种事了吧。

  『这个声音,是之前报告提到的新闻社记者吗?』

  「诶诶」

  『尤巴夏尔外务卿一行迟迟没有进展真让人头疼。话虽如此,如果逼太紧的话,他们又很可能出于焦虑接受一些对我国不利的条件。于是,朕想到可以派出鲍麦斯特伯爵你来破局,期待你能高明解开眼下这个死结』

  「那当然没有问题,不过就没有其他人想接下这份工作了吗?」

  虽然数量不多,但王国应该还有其他外务派贵族才对。

  『无论哪个家伙,都光是听到魔族之国这个词就怕的不行呢。最后,他们一致表示曾在帝国内乱中立下战功的鲍麦斯特伯爵你最适合这次的任务』

  「哈啊……」

  外务派贵族,真是群十分适合可有可无这个词的家伙。

  『现场的一切细节朕都交给鲍麦斯特伯爵你全权决定。要最优先确认是琳盖亚号船员们的现状。带哪些随行人员同去也你也可以随意选择』

  「明白了。我这就动身」

  来自陛下的命令当然无法拒绝,于是,我接下来将直接前往魔族之国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