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网>书库>轻小说の>八男?别闹了!> 第十九卷 第五话 魔族的言行让人有种既视感

第十九卷 第五话 魔族的言行让人有种既视感

  「埃莉丝,我回来了。哎呀,没想到居然连续两次抽到的都是臭石……」

  「亲爱的,王宫和霍尔米亚边境伯家派使者过来了」

  「诶?简直就像瞄准了我回到家的这一刻啊?」

  就在身上的臭味终于消失,我返回临时住处的魔导飞行船时,王宫的使者和霍尔米亚边境伯家的家臣到了。

  双方似乎都有急事找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有什么事吗?」

  「以下是来自陛下的敕命。『虽然今天双方进行了初次交涉,但别说达成协议了,连交涉本身能否继续下去都让人生疑。鲍麦斯特伯爵,请火速赶往迪拉哈雷斯群岛处理此事』,大致就是这样」

  「我吗?」

  「是的,王国也没有第二位鲍麦斯特伯爵大人了……」

  只有魔法这唯一一个长处的我,被交付了外交工作。

  我开始为是否能好好完成这次的工作不安起来。

  「啊啊,不想去……」

  「不去不行吧,这可是来自陛下的命令啊」

  「绝对会被当成碍事的人……」

  「对这个也只能做好觉悟了」

  因为陛下的命令,我不得不参加昨天终于开始了的魔族之国和王国的外交交涉。

  交涉会场被安排在了悬浮于迪拉哈雷斯群岛上空的魔族舰队旗舰内。

  虽然这次在本质上和孤军深入敌阵没区别,但王国外交团已经在那里滞留了很久且迄今为止什么问题也发生过。

  所以我不想去并不是出于安全上的顾虑。

  比起魔族,我更不想见到原本负责交涉的那些己方贵族们,因为肯定会被他们排斥嫌弃。

  毕竟在他们会把我当做来抢功的敌人看待。

  「虽然从昨天起交涉终于开始了,但据说尤巴夏尔外务卿完全派不上用场」

  「尤巴夏尔外务卿吗?」

  虽然听陛下提起过这个名字,但我并不清楚对方是怎样的人。

  即便成了王国为数不多的大贵族之一,我仍对其他贵族的信息只是一知半解。

  「外务卿不知什么时候换人啦」

  「啊啊,每个阁僚的职位都是由好几个家门轮流担任的」

  只是,如果所有阁僚一次性全体换人的话,很有可能导致王国的政治发生混乱。

  因此各阁僚的换人时期会故意错开。

  而这次,外务卿的职位正好在一个月前刚进行了交换。

  「我都不知道诶」

  「阁僚的交换虽能引发一定程度的话题,但只将其视为一种例行公事的人也不少,更不要说这次换人的还是外务卿……」

  由于外务卿只负责与神圣阿卡特帝国交涉这唯一一项工作,因此被视为阁僚中第一冷门的闲职。

  不过,上一任外务卿仍出色的和陛下一起搞定了和帝国讲和的工作。

  虽然他们和来帮忙的王太子殿下一样,在世间非常不起眼吧……

  「尤巴夏尔外务卿本人的能力如何?」

  「据说还不差」

  布兰塔克先生似乎事先已经从布雷希洛德边境伯那里收集了一定的情报。

  他轻松回答了我的提问。

  「没听过外务卿有什么恶评,但据说他的性格偏懦弱」

  「这有点不太妙吧?」

  明明负责外交交涉却性格偏懦弱,感觉会出各种问题。

  虽然过分强硬也不好,但如果负责人性格懦弱的话,交涉很容易变成被一面倒对手单方面提要求的场面。

  「其他能力倒似乎没问题……」

  「但昨天已经确定他派不上用处了吧?所以陛下才叫我过去……。话说为什么是我?」

  我明明并不擅长交涉什么的……。

  最多也就是前世时和客户谈过生意。

  「估计是觉得你曾在帝国内乱中很活跃,又是魔法使不会惧怕魔族的威胁吧?」

  可是,魔族全都是魔法使。

  如果对方挑起战斗的话,我想自己最终会被数量吞没败北。

  虽然得到莫尔他们的情报后,魔族是否已经彻底掌握了我的经历还是个疑问。

  「即便是魔族,也不会一上来二话不说就开始战斗吧。走了,伯爵大人」

  「是」

  「亲爱的,路上小心」

  「我,其实还挺喜欢每天照顾弗里德里希他们几个,或是出海钓鱼的这些日子的……」

  「毕竟是陛下指名要你去」

  不由自主的向埃莉丝发了句牢骚。

  因为再怎么说也不能带孩子们去最前线,于是这次只有我、布兰塔克先生、艾尔三人乘坐著王国军的魔导飞行船前往迪拉哈雷斯群岛。

  埃莉丝她们抱著自己的孩子来给我们送行。

  「居然有这么多年轻又漂亮的妻子……」

  「我的嫉妒之炎啊,降临到鲍麦斯特伯爵头上吧」

  「他怎么不爆炸啊!我要把这份怒火发泄到观光上!」

  不知为何,藏起耳朵的莫尔三人也来送行。

  乍看上去只是中级魔法使的三名魔族的言行,似乎把王国空军雇佣的魔法使弄的莫名其妙。

  「那三人是我临时雇佣的」

  「啊啊,是冒险者吗。鲍麦斯特伯爵大人真有钱呢」

  听我说莫尔三个是临时雇来的民间魔法使后,他们都露出释然的表情。

  这些上面大人物雇佣的魔法使意外的对民间魔法使圈不是很熟悉,所以好像没察觉我在说谎。

  「放心吧,鲍麦斯特伯爵。我们会代你去出海钓鱼的」

  「也有很多空闲时间去观光」

  「剩下的时间,可以去帮老师写写论文、或整理资料什么的。我现在过的比无职时代充实多了」

  虽然迄今为止都没工作,但莫尔他们似乎并非特别没有工作欲望的样子。

  除了观光游玩外,他们既会和大家一起乘船出海捕鱼,也会给恩斯特的工作打下手帮忙。

  说起来,这三个家伙都是从即便在魔族之国也算顶级水平的大学毕业来著。

  如果生在王国,他们绝对会被视为稀有的知识分子得到重用。

  明明有这等水准的学历却找不到工作,魔族之国说不定意外的已经陷入死局了。

  「钓鱼成果足够多的话也能分到卖鱼的利润,这下得努力啦!」

  「目标是成为钓鱼名人!」

  「不知道有没有海域之主?」

  「萨拉斯先生说了和威尔一样的话呢」

  「诶?可说到钓鱼,那当然就是和海域之主对决吧?」

  伊娜一脸不可思议的看著做出和我相同宣言的萨拉斯。

  被看的萨拉斯则回以『这不是常识吗』意思的表情。

  看来,魔族之国也有类似的作品。

  「威尔,为什么你能这么快就和魔族打成一片?」

  「因为鲍麦斯特伯爵的思考方式和价值观与我们很相似吧」

  萨拉斯回答了露易丝的疑问。

  的确,我也觉得魔族的社会结构和地球近似,自己能轻易理解他们的想法是很大的理由。

  「鲍麦斯特伯爵,你们差不多该动身了!」

  导师这次留下来看家。

  保险起见必须有人留下监视恩斯特,此外还有『如果连导师也跟去,尤巴夏尔外务卿的态度可能会更加糟糕』这种政治方面的理由。

  他和陛下的关系过于亲密估计也是原因之一。

  即便再闲职,外务卿始终是能担任阁僚的大贵族。所以我们不能冒因为惹他不开心导致事态进一步混乱的风险。

  「那么,我们走了」

  军方魔导飞行船按照预定时间出发,一路没发生任何问题几小时后就抵达了迪拉哈雷斯群岛上空。

  「魔族的魔导飞行船是不同形状的吗」

  「船身材质看上去也不一样呢」

  大陆的魔导飞行船,除配备了军舰装甲外几乎就是老式的木制帆船,然而魔族的魔导飞行船外观却呈卵形。

  船体看上去全都是金属材质的,虽然没有特别加装,但也装备了数十门类似魔炮的武装。

  也就是俗称空中战舰的那种感觉。

  「如果开打的话,王国空军完全没有胜算呢」

  「所以,陛下才想方设法的希望通过交涉解决这次的事。」

  因为事前就进行了联络,我们的魔导飞行船顺利的被引导停靠在了魔族舰队旗舰旁边。

  转移到旗舰上在船内走了几步后,我发现魔族的船连地板和墙壁也全都是金属材质的,应该无法轻易破坏。

  为我们带路的魔族士兵看上去也经受过严格的训练。

  带路期间他没有多一句嘴,只是准心引导我们。

  「威尔,这船真厉害啊」

  「技术水平差距太大了呢」

  我和艾尔都对这艘现代军舰感觉的魔导飞行船佩服不已。

  布兰塔克先生也一边看著金属材质的地板、墙壁、天井一边发出赞叹。

  「哦哦!鲍麦斯特伯爵,你终于来了!」

  进入魔族士兵引导下抵达的房间后,尤巴夏尔外务卿想要飞扑过来一样的冲到我面前。

  尤巴夏尔外务卿是个年龄在三十五岁左右,看上去受过良好教育的贵公子般的人物。不过性格懦弱的传闻似乎也是真的。

  明明还有其他随行人员看著,看到我们后他却立刻发出丢脸的求救声。

  「那个,发生了什么事吗?」

  「那些家伙,和帝国的人太不一样了!」

  「毕竟他们是魔族嘛」

  如果是和帝国的小规模会面或交涉,尤巴夏尔外务卿似乎也能毫无问题的搞定。

  然而,魔族是和人类完全不同的异种族,而且全员都是魔法使,这似乎让外务卿很害怕。

  看来没法指望他与对方进行平等的交涉了。

  「那些家伙,真的很莫名其妙啊!」

  「莫名其妙?」

  「说的都是一些让人摸不著头脑的话!」

  「嘛,总之你先和我说说详情吧」

  再这么下去会越来越纠缠不清,于是我决定先听听尤巴夏尔外务卿的说法。

  『我是佐奴塔库共和国外交团团长,蕾米•夏哈尔』

  「鲍麦斯特伯爵,魔族居然会让女人担任外交团的团长哦!」

  「(哎呀……)」

  明明刚才还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看到我们几个后,尤巴夏尔外务卿却马上开始就魔族的负责人是女性一事发飙。

  无论王国还是帝国,女性参与政治都属于基本不可能发生的情况。

  泰蕾莎这样的女公爵算是极为罕见的特例,如果她出身王国的话更纱根本不可能获得那种地位。因此,必须和区区女人进行交涉似乎让尤巴夏尔外务卿非常难以忍受。

  他觉得自己被魔族愚弄了。

  「(情况不妙……)」

  人类代表一上来就表示出不快的话,魔族代表那边的心情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因为对方有自己的行事准则,如果在这类细节上纠结不放的话交涉本身就难以进行了。而且在魔族眼中,王国的做法才是在打压女性让他们火大吧。

  「那女人!居然说什么应该让女性和平民更多的参与政治抱怨个没完!」

  「(双方半斤八两吗……)」

  魔族的做法似乎也有不少问题。

  担任外交团团长的,名为蕾米的女性是民权党政治家、党干事长(译注,相当于党内二号人物)。她出身自协助女性平等走上社会的机构,还是那个机构的总裁。

  因为是政治外行,她似乎从不隐瞒自己那些『我等先进开明的魔族,必须教导落后的人类民主主义和男女平等主义的真谛』的态度。

  结果,尤巴夏尔外务卿被她的态度彻底惹怒,连交涉本身都拋在脑后了。

  然而,因为害怕魔族外务卿又不敢当著对方的面宣泄心中的怒火,于是作为替代,他现在在我们面前大发脾气。

  我们就这么成了出气筒,真是麻烦死了……。

  「明明是来交涉的,却抓著王国的政治体制抱怨个没完!而且,她还说整件事的原因是因为我国的贵族失控暴走!」

  琳盖亚号之所以会被逮捕扣押,是贵族出身的副舰长命令手下的魔法使对魔族舰船开火导致的,魔族那边对此已经提供了详细的报告书。

  由于负责调查的是魔族的防卫队,所以姑且无法保证100%公正准确,但我浏览过后,在其中并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矛盾点。

  「如果真是我们这边先侵犯了对方的领海领空,甚至先发射魔法攻击对方的话,那我们应该先为此道歉,然后再摸索平等的进行交涉的方法吧?」

  「那么做的话,会被魔族看不起的!」

  有我们在时,尤巴夏尔外务卿的态度倒是相当强硬。

  毕竟我和布兰塔克先生都是魔法使,有情况时可以用魔法保护自己,而且又拥有比这艘旗舰上的魔族们更多的魔力。

  因此,即便现在的真实情况是我们处于以寡敌众状态,尤巴夏尔外务卿却依旧那么强势。

  我个人觉得就算为先动手攻击一事道歉,也不至于让王国在接下来的交涉中屈居下风才对,还是说尤巴夏尔外务卿的强硬态度和布拉迪伯爵家有关?

  无论如何,我认为他这种强硬态度的展露对象都应该是魔族。

  「那群家伙以为自己是谁啊!」

  魔族那边,似乎不仅是团长,其他团员也很古怪。

  估计是团长本人特意安排的,魔族外交团团员的男女比例是各占一半。其中掺杂了一些明显只是来游山玩水的外行人,交涉迟迟没有进展好像也和这个有关。

  魔族阵营中似乎也有来自商界的成员,他们提出可以的话希望先进行贸易部分的协商。

  作为参考,双方讨论了一些和贸易量、禁运品、关税额度有关的话题,然而那些明显是外行人的家伙却突然在此时横插了进来。

  而且,他们提出的都是些和贸易无关的意见。

  「在王国和帝国,针对儿童的强制劳动和虐待问题已经非常深刻了不是吗?如果真是这样,请你们立刻停止!」

  「这文件中怎么使用了这么多形容差别的用词?我是差别用词扑灭运动的……」

  「不仅狩猎动物还剥去它们的皮毛,这实在太残忍了!我要求贵国立刻停止使用或贩卖有关商品!我是担任动物爱护协会理事的……」

  魔族把本来的交涉拋在一边,不断提出莫名其妙要求的行为让外交团困惑不已。

  尤巴夏尔外务卿更是彻底陷入了不知道该怎么做好的状态,但即便内心狂怒不止,表面上他仍怕的像只幼犬一样——以上似乎就是昨天状况的真相。

  因为和与帝国进行交涉时完全不一样,交涉第一天他仅仅听完对方的要求进程就结束了。

  「(完全不行啊……)」

  布兰塔克先生嘀咕了一句。我也终于理解陛下得知了这些详情后,会想派我们来支援的心情了。

  也就是,原有的贵族根本无法处理这次的情况,于是陛下想到可以派以贵族来说十分特异的我过来试试。

  「真是不知所谓!不狩猎的话我们怎么生活!」

  「这说不定,因为魔族之国的农业、畜牧业、渔业都相当先进,所以他们会否定狩猎这种给人直接杀害动物印象的行为?」

  我对一名愤怒的外交团成员阐述了自己的见解。

  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懂狩猎和畜牧业的具体差别在哪里。

  「畜牧业的话,最后不还是要把牲畜宰杀掉的吗……」

  「那个……。我推测他们可能故意对这部分视而不见吧」

  对于尤巴夏尔外务卿的吐槽,我一句反驳的话也找不到。

  日本也存在动物爱护团体,那些人会反复举行抗议活动。

  甚至到了再怎么说都有点过火了的级别。我在电视里看到相关新闻时,也曾产生『为什么他们要抗议到这种地步?』的疑问。

  而现在,我知晓了魔族当中也存在会做出同样行为的家伙。

  是对社会道德标准多样化纵容过头导致的?

  「(魔法在这里完全派不上用处诶。我可以回去了吗?)」

  因为姑且能在一定程度上理解魔族言行的意义,所以我也明白现在的事态有多严重。

  人们通常管这种情况叫做“有些事还是不知道更幸福”。

  「她们说海猪很聪明所以不能杀,但家畜就很蠢吗?我觉得两者并没有那么大的差距啊……」

  尤巴夏尔外务卿的朴素疑问虽然非常准确,但思索这类问题并不是外务卿该做的工作。

  高明的收集情报,设法理解交涉对手的想法,进而制定各种对策,如果不做好这些交涉就会难以进行。

  「总之,明天交涉时载更具体的听听对方的说辞吧」

  这之后,我和尤巴夏尔外务卿们尽可能的预先准备了一番,隔天,交涉再次开始了。

  「真是位相当年轻的人物呢」

  「也许陛下觉得正因为我还年轻,所以思考方式比较灵活吧」

  魔族方的外交团长,名为蕾米的魔族大婶看到不足二十岁的我后一脸吃惊的样子。

  再怎么说,魔族阵营里也没有未成年者。

  嘛,毕竟未成年好像就没有选举权。

  「即便是王国,也会配合情况采取灵活的人事变更」

  无论如何,如果不能高明的让事态朝避免战争的方向推进的话就糟了。

  既然魔族是以民主主义为前提进行思考的,那首选就向他们宣扬王国也具备会提拔年轻的我担任要职的先进性好了。

  魔族外交团身后的防卫队员队员们,看到我后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说不定,他们已经掌握了帝国内乱相关的情报。

  「(公务员看来蛮优秀的……虽然政治家那边比较微妙……)」

  除此之外,还有好几名似乎是记者的人物拿著笔记本认真的记录著什么。

  估计是为了把交涉的详细过程记录下来传达给魔族媒体吧。

  「不过,贵国的外交团中没有女性成员呢。这可不好」

  蕾米团长开始纠结且王国外交图中没有女性的问题。

  这个大婶是女权团体的领导人,选举估计也是靠募集女性投票当选的。

  即便会被视为不懂看气氛,她也必须提出刚才的质疑吧。

  因为事关下次选举的拉票。

  她这样的政治外行,也许除了平时喊口号外什么也不会。

  「关于这件事,请容我先问个问题吧。在佐奴塔库共和国,女性是从何时起开始走上社会工作的呢?」

  「大约一千年前」

  按照蕾米团长的说明,古代魔法文明崩溃起到数千年前魔族都是王政体制,接下来则一直是有限定的民主主义体制,大约一千年前开始女性也变得可以参与政治了。

  「女性在王国,也是会外出工作的哦」

  除了成为冒险者外,公会职员、店员、神官等职业不如说女性的比例更高。

  「在社会上工作的人大约有三成是女性」

  「成为政治家的女性呢?」

  「也并不是没有哦?」

  帝国有泰蕾莎,王国这边因为男性家主能力不足,导致实际业务被他的妻子接手,这样的贵族家并不是没有。

  虽然也不是很多吧。

  「佐奴塔库共和国的政治家中,女性的占比是多少呢?」

  「百分之二十一……」

  「防卫队中女性队员的比例呢?」

  「……百分之五左右……」

  果然。

  虽然蕾米团长这个宣扬女性平等走上社会机构的总裁固执的认定,任何职业的女性职员比例都应该达到百分之五十,现实却是这样。

  世上本就不可能存在那么理想的社会吧。

  「但是,比起你们我们可不会打压女性!」

  「打压啊……」

  关于这方面的感受,我不是女性所以完全搞不懂。

  连我都如此了,在尤巴夏尔外务卿他们眼中就更是超出了理解的范畴吧。

  但是,只有一件事我必须说清楚。

  「我等居住的大陆,在一万年前古代魔法文明崩溃后几乎是从零开始复兴的。而政治体制、社会生活上的进化、变化都非常耗费时间。目前,王国正处于持续发展的途中。对这方面问题出手的话,难道不是一种对他国内政的无理干涉吗」

  「可是……」

  「如果这里勉强改制的话,只会给人类魔族双方造成不幸的未来。说到底,这次交涉的目的是为了解决那个冲突事件,并架设两国通商、友好关系的渠道才对吧?」

  莫尔他们的推测果然没有错。

  现在手握魔族之国政权的民权党,其实并不明白外交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眼中只有自己出身团体的政治活动,基本不在乎最关键的交涉是否能推进。

  表现如此糟糕,确实会让人搞不懂为什么要进行政权交接呢。

  「这类问题,我认为应该靠花时间慢慢解决……」

  让王国所有的女性都去工作,所有职业都必须男女比例对半,男性也要去育儿或做家事。最后,统治者要靠选举选出。

  如果突然强制执行这些政策的话,王国肯定会瞬间崩溃吧。

  毕竟,事前完全没有打好任何基础。

  算了,反正尤巴夏尔外务卿们肯定会强烈反对,这类条件也不可能加入协约中。

  除了团长外,还有很多明明现在是在进行外交交涉,却不断提出莫名其妙议题的魔族。

  「禁止对儿童进行虐待!」

  「我们也会很珍视的养育孩子哦」

  无论对方如何找茬,我们都只能回答王国正慢慢变得富足所以这方面的问题已经在逐渐改善。

  反正,即便眼前这个一脸傲气的魔族成了王国的支配者,也不可能解决这类问题吧。

  「(只是嘴上说的动听吶……)」

  「言论的自由呢?」

  「在王国,除非是对王政进行极具攻击性的批判的书籍,否则都能自由出版」

  虽说前提是仅限王国政府的话。

  如果贵族领地里发生领民出书批判领主的事件,要怎么处置就全看领主本人了。

  教会有时也仅凭独断就禁止内容糟糕的图书发行。

  老实说,这种问题不是轻易就能给出解答的。

  「禁止狩猎方面又如何?」

  「那个要求,从现实层面是不可能的」

  因为存在魔物领域,王国的农作物产量始终无法提升,也没有组织大规模畜牧业的余力。

  想吃肉的话,就必须进行狩猎。

  皮毛也是要销往王国北部和帝国的重要商品。

  由于棉花和绢产量的关系,没有皮毛用冻死的人就会大大增加。

  「既然如此,从我国进口粮食和衣物就可以了!」

  「由于事关贸易,所以必须先就货币的兑换汇率,关税额度,贸易量等细则分别进行交涉」

  这天,我费了很大力气才诱导到场的人都得出了必须继续进行交涉的结论。

  只是,不习惯这种事的我已经快累瘫了。

  我果然不适合做政治家。

  「伯爵大人,比起只会对自己人强硬的尤巴夏尔外务卿,由你来应对这种事要合适的多呢」

  「这算是在夸奖我吗?」

  交涉结束后,布兰塔克先生一脸佩服的来向我搭话。

  「和帝国交涉时,尤巴夏尔外务卿可从未失误过。不要说我比这样的他更有能力吧」

  仅仅是因为魔族那群家伙的言行既视感严重,所以我才能马上理解他们的想法罢了。

  再说一遍,我才没有任何外交方面的才能。

  「比起那些,那群对狩猎十分啰嗦的家伙,居然那么容易就不再发难了吶」

  「啊啊,关于这个……」

  我开始为艾尔说明。

  「他们说过自己经常在魔族之国举行要求禁止狩猎的游行吧?你觉得这方面的活动资金他们是哪里搞来的呢?」

  「这点确实很不可思议呢。抗议活动能赚钱吗」

  「可以的」

  最底层的那些志愿者们,说不定真的纯粹只是因为可怜动物们才参加游行的吧。

  但身居高层的家伙这么做只是为了赚钱而已,这就是现实。

  「他们的组织是靠支持者的捐款维持运营的,而出资者中应该也有经营食品类商品的大商会吧」

  正确来说,是贩卖粮食的大企业或商社。

  「为什么那群人会出钱?」

  「很简单,为了把农作物和畜产品卖给王国」

  根据莫尔他们提供的情报,魔族之国目前处于粮食供大于求的状态。

  所以,他们能把食物免费发放给无职者们

  衣物估计也是同样状况有很多剩余,那么当我明示王国可以进口这些剩余物资后,对方会立刻不再发难也没什么奇怪的。

  既然人类有可能成为顾客,那当然不能再张口闭口的把我们说成是野蛮人。

  「听说我们甚至会用毛皮做衣服,他们当然会产生这部分的需求可以用自己的商品替代的念头吧?」

  「原来不是出于善意啊……」

  虽然无法断言100%是为了利益,但至少参与此次交涉的家伙满脑子都是赞助人的指示吧。

  「不,他们的确是发自内心的觉得动物很可怜,是出于善意才要求我们禁止狩猎的」

  只是,其中掺杂了出身国家的利益和其他各种古怪的意图。

  环保组织中,说不定一直存在纯粹以赚钱为目的加入的家伙。

  「海猪的事也一样」

  因为身体那么巨大,猎杀海猪可以获得相当大量的食用肉。

  在粮食供大于求的魔族之国的食品企业看来,这种等同于抢夺自己利益的行为被定义成邪恶简直太方便了。

  「我也无法理解海猪很聪明就不该杀是什么意思」

  「说的没错。牛或马养久了后,就会发现它们也很聪明啊」

  看来布兰塔克先生和艾尔都无法理解魔族的理念。

  其实我也差不多。

  帝国内乱时从彼得那里借的马作为赏赐正式转给我后,现在被饲养在府邸里偶尔供我骑一下。那些马都很聪明,每次出行都会巧妙的配合骑术不怎么高明的我。

  相反,海猪我只会在捕获时接触一下,根本不清楚它们的头脑好不好。

  「怎么说呢,真是一群满身小刺的家伙」

  「不过好歹也能进行一定程度的对话了,那么剩下的事全交给尤巴夏尔外务卿也没关系了吧」

  我把从交涉对话记录中推测出的魔族的思考方式整理成册,然后交给陛下和尤巴夏尔外务卿。

  『拥有迥异价值观的异种族吗……。万一他们和帝国联手……』

  虽然陛下的声音充满了担忧,但考虑到目前的技术差距开战实在不是好选择。

  最糟糕的情况下,帝国背叛和魔族一起夹击王国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帝国吗?会不会想太多了?』

  「不,并不是想太多」

  虽然麻烦,但埃德加军务卿也通过第二台魔导携带通信机参加了对话。

  如果王国和魔族发生战争的话,帝国趁机背叛的可能并不是零。

  「魔族拥有大量比帝国内乱期间瑞穗公爵领使用的魔铳魔炮还要高性能的装备。而且全员都是中级以上水准的魔法使」

  『但是,他们的士兵数量很少吧?』

  「没错。现在确实很少」

  即便是现在的王国军,如果全军出动进行舍命打防战的话,最开始阶段也许能凭数量优势击退魔族。

  然而,如果魔族因此动真格的话就一切都结束了。

  『多半,我也好导师也好布兰塔克先生也好其他魔法使们也好,到时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虽然还不清楚详情,但如果在魔族中也属于上位的魔法使拿出真本事的话,说不定就算我们抱著两败俱伤的觉悟战斗也无法击退对手。

  「魔导飞行船那边也是,会损失大量精锐吧。而动了真格的魔族,很可能增强军备后再次攻来。魔族的年轻人很多都没有工作到时反而会变成他们的兵源优势」

  此外,魔族用『不可忘记内乱中士兵们的牺牲!』的口号煽动帝国政府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帝国,也许会接受魔族的调略?」

  魔族和帝国一起夹击王国。

  既然和魔族交战的话输率很高,彼得确实有可能放弃和王国讲和的路线,选择与魔族联手攻打王国。

  而由于自家兵力不多,魔族搞不好也会觉得因内乱陷入疲惫的帝国有利用价值。

  『唔唔唔……。还以为帝国国力衰落后终于能轻松一些了……。结果通商和风平浪静的交流都变成了帮他们争取时间吗』

  既然战争无法获胜,就很难和对手缔结平等的友好条约。

  埃德加军务卿也不想因为有勇无谋的战争搞到国破家亡吧。

  「但是,现在事态还有救」

  『有救?』

  首先,王国和魔族之国的对立还不是很激烈。

  琳盖亚号事件里,魔族方完全没出现伤者。

  和虽然近来没有交战,但直到两百年前为止都经常发生战争,前年内乱时还曾被我国的雷卡侯爵偷袭的帝国相比,王国和魔族之间的国仇家恨要少的多。

  『的确,他们和王国的积怨要远远低于帝国』

  「还有,就是魔族的思考方式」

  虽然魔族中好像也有一部分过激分子,但数量非常少。

  魔族大多拥有压倒性优于人类的生活水平,所以很可能觉得没必要勉强侵略他国。

  『能产生那种思考方式的环境真让人羡慕吶』

  王国也存在不少过激的好战派,帝国内乱期间陛下为了压下这些人叫嚣的出兵论很是辛苦了一番。

  因为贵族很难抵抗领地增加的诱惑。

  『魔族并非如此吗?』

  「关于这点……」

  魔族居住的岛屿虽然被命名为佐联德岛,但其面积差不多相当于琳盖亚大陆的四分之一,宽阔程度等同于亚大陆。

  「过去岛上几乎所有区域都有魔族居住,但现在……」

  因为少子高龄化导致人口锐减后,很多领域都被拋弃了。

  现在,佐联德岛上似乎有四分之三的土地都无人居住。

  「除此之外,魔族似乎还另有不少可以开发的土地,毕竟只要他们有那个念头,魔物之流轻易就能驱除掉」

  但由于即便开辟出来也没有人去居住,于是大量自然区域或魔物领域就那么放著不管了。

  其中的一部分,好像被魔族学者指定为研究用的自然保护区。

  『真是浪费』

  「也许吧。但请绝对不要向他们提出让王国的人移民去那里的提案」

  『为什么?』

  「因为会刺激到魔族中的好战派」

  人类会花时间逐渐夺走我等魔族的土地,所以要先下手为强消灭他们。

  用这样的口号煽动魔族大众,宣扬侵略琳盖亚大陆论的家伙搞不好会冒出来。

  『开发的话,今后数百年内都必须以王国领土内优先。而且魔族之国那么遥远,即便送移民过去后续也很难控制吶』

  陛下似乎觉得,既然对琳盖亚大陆的开发远远还未完成,再怎么说现在都不是考虑移民魔族之国的时候。

  『状况朕大致明白了。不过,还真是预想之上的成果吶,鲍麦斯特伯爵』

  「只是侥幸而已」

  对,我才没有什么作为外交官的能力。

  只是地球的政治局势和魔族之国很相似罢了。

  如果能在一定程度上理解对方的想法,那只要不是特别无能的人就都能做到这种水平的应对吧。

  「那么,我的工作就到此为止了吧」

  『尤巴夏尔外务卿他……』

  虽然最开始时因为魔族的话太难理解陷入了混乱,但在理解了一定程度对方想法的现在,尤巴夏尔外务卿说已经不需要援手了。

  『而且如果并非外交派系的鲍麦斯特伯爵太抢风头的话,尤巴夏尔外务卿也会不快吧』

  「是的」

  『朕会继续和尤巴夏尔外务卿保持联络。鲍麦斯特伯爵,保险起见你能继续留在迪拉哈雷斯群岛待机吗?』

  「我知道了」

  虽然无法离开迪拉哈雷斯群岛,但我似乎至少可以不必参加交涉了。

  反正勉强出席的话也只会招来尤巴夏尔外务卿等人的怨恨,所以我很乐得不参加。

  「不过,艾尔和布兰塔克先生你们又如何?」

  「那还用说吗。我当然是更想留在遥小姐身边啊!」

  「我的话,只要有美味的酒和下酒菜就哪里都无妨。反正也没法把妻子和女儿叫来」

  那么,我再带几个人来也没有问题吧。

  就这样,我马上把埃莉丝她们叫了过来。

  「魔族军队、魔族的外交使节团、霍尔米亚边境伯家海军的侦察舰艇,王国军和外交使节团……居然把小婴儿们带到聚集了这么多不安定要素的紧张现场吗。鲍麦斯特伯爵真是大胆!」

  迪拉哈雷斯群岛由将近五十个岛屿组成,魔族目前只在其中最大的岛上建设了基地,又在其他几个小岛上配置了警备兵而已。

  我挑了一个位于最外侧地带的小岛,然后后帝国内乱时一样,用手头的石材在岛上建了房子和停泊船只用的简易港口。

  「威尔君,这么做是不是有点没有大贵族的风范?」

  「我姑且也是在提供支援哟」

  「我是不太懂,不过魔族的魔导飞行船还真奇怪呢」

  迄今为止都是负责照顾孩子们工作的艾茉莉姐也二话不说就跟埃莉丝她们一起来了。

  只有部分护卫士兵们和家臣留在了萨利乌斯,我把管理捕鱼渔夫们的工作交给了他们。

  有几名渔夫也被带了过来,我从魔法袋取出船只停靠在还岸边,让他们整备同时准备出航。

  「威尔,你是要在这里度假吗?」

  「就是这么回事」

  无论如何,没有陛下的命令我就无法离开迪拉哈雷斯群岛,但只是无所事事的待著也太无聊了点,于是我决定和埃莉丝她们一起享受在无人岛度假的乐趣。

  「明明周围还有魔族的军队啊……」

  「没事的」

  对方应该不会突然想要绑架或是杀害我们才对。

  如果有那种念头的家伙真的存在,尤巴夏尔外务卿一行人早就不在这世上了。

  「他们以自己是进步的文明社会出身为傲嘛。所以突然对我们下毒手的可能性很低」

  「但也并不是零吧」

  「万一这次的交涉决裂,最糟糕的情况下是会发生战争。如果以魔族军队为对手,我们人在哪里其实都差不多。既然如此,虽然不多我也打算提供一些支援」

  「支援吗?可是,这样会招惹尤巴夏尔外务卿的反感吧?」

  抱著弗里德里希的埃莉丝对我的说法表示了疑问。

  「我的做法和尤巴夏尔外务卿不会有交织啦」

  「度假就是支援?」

  「以结果来说,会变成那样的可能性很高」

  「我不懂」

  伊娜也对我的发言表示不解。

  的确,我想出的这个支援方法,大陆出身的人大概很难理解吧。

  「总之,开始度假了」

  就这样,花几个小时建好住处后,我抱著弗里德里希来海岸散步。

  「弗里德里希,很漂亮的大海吧?」

  「啊———」

  「因为没进行过开发。所以还保持著自然状态哦」

  「啊呜———」

  「没错」

  「我说,威尔。孩子们果然还没法和我们进行对话才对吧」

  「没问题的,弗里德里希应该已经能听懂了」

  「蠢爸啊你!」

  「不行吗!」

  这孩子将来要成为我的继承人,代替我去和麻烦的贵族或王国政府打交道。

  母亲是埃莉丝,魔力量也不断在增加,应该能成为优秀的第二代鲍麦斯特伯爵才对。

  「然后,我就能放心引退。从此自由自在的生活了」

  「我说你,别给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施加精神压力啊……」

  艾尔对我立下的早点把家主位子让给聪明的弗里德里希,自己迅速过上安心隐居生活的FLAG抱怨个不停。

  「总之。现在健康的把大家养育成人就好!」

  「你是在敷衍吧?」

  我无视艾尔的吐槽,又按照出生的顺序抱了安娜、艾尔莎、凯恩、布萝拉、伊列妮、希尔迪、拉乌拉。

  无论看几次,都觉得小婴儿们真是纯真又可爱。

  根本不是已经变骯脏的我比得上的。

  当天傍晚,等埃莉丝她们为孩子们喂完奶后,我们举办了野外烧烤大会。

  除了收藏在魔法袋里的肉、蔬菜外,我们也烤了带来的渔夫们新捕捞到的海鲜,久违的享受了一番假日。

  「总觉得鲍麦斯特伯爵你们最近总是一边抱怨现状一边享受现状吶」

  「要这么说的话,恩斯特你自己又如何?」

  「吾辈的兴趣和工作从来都是一体的」

  我建了三栋房子,一栋我们自己用,一栋给渔夫们用,剩下的一栋给恩斯特和莫尔他们,以及导师和布兰塔克先生用。

  莫尔他们声称已经在萨利乌斯观光够了,现在更想帮助恩斯特写论文,于是也跟了过来。

  「不过,没想到交涉会这么迟迟没有进展」

  「老师,负责交涉的可是民权党的新人议员哦」

  「她作为政客的能力……很微妙?」

  「虽说至少比突然就让交涉决裂,吵吵著『开战了!』之类的话的家伙好」

  总之就是这样,莫尔他们对蕾米团长的评价相当低。

  地球上似乎也有她这样的政治家。

  「话说,在这里玩就能为交涉提供支援吗?既然能和威尔还有艾尔莎在一起,我是没有意见啦……」

  「哼,战争是不好的。孩子们才能拯救国家」

  「那个,虽然我也懂如果没有了孩子国家就会出大事……」

  原本为无法理解我的想法一事烦恼的露易丝,突然摆出战斗姿势同时向某个方向释放出杀气。

  「哎呀———。人类的魔法使也蛮厉害的呢。不愧是有实战经验的人,水平果然不一样」

  「你是谁?既然孩子们也在,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哟?」

  「不不不。我没有和各位战斗的意思。虽然因为曾去魔物领域深处取材,我也进行过一定程度的锻炼吧」

  「取材?」

  「是的!因为关键的交涉一直在原地打转,主编要求我找些其他有趣的题材发回去。于是我就想到,来找开始做出奇怪行为的鲍麦斯特伯爵先生你取材不就好了嘛!」

  我期待已久的人,或者说魔族,终于现身了。

  这个魔族看上去不到二十五岁,她将一头深棕色的头发编成麻花辫发型垂在脑后,戴著一副圆眼镜,穿著类似背带裤的服装,脖子上还挂著台魔道具相机。

  「大家好,我是EVERY DAY JOURNAL(每日期刊)的新人记者露米•伽琪丝。希望各位能让我采访……」

  「采访吗?你觉得如何,威尔?」

  「我无所谓。在外面不好说话先请进屋吧」

  「不好意思呀」

  虽然和『采访』这个词无缘的伊娜一脸怀疑的看著这个魔族记者,但在我眼中却是等待已久的家伙终于找上了门。

  魔族媒体和预想一样的登场后,我那个不使用魔法的支援作战总算可以开始了。

  那可是连我这个外行人都知道的,利用媒体的经典手法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